彩票开奖

  • <tr id='sRLVGP'><strong id='sRLVGP'></strong><small id='sRLVGP'></small><button id='sRLVGP'></button><li id='sRLVGP'><noscript id='sRLVGP'><big id='sRLVGP'></big><dt id='sRLVGP'></dt></noscript></li></tr><ol id='sRLVGP'><option id='sRLVGP'><table id='sRLVGP'><blockquote id='sRLVGP'><tbody id='sRLVG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RLVGP'></u><kbd id='sRLVGP'><kbd id='sRLVGP'></kbd></kbd>

    <code id='sRLVGP'><strong id='sRLVGP'></strong></code>

    <fieldset id='sRLVGP'></fieldset>
          <span id='sRLVGP'></span>

              <ins id='sRLVGP'></ins>
              <acronym id='sRLVGP'><em id='sRLVGP'></em><td id='sRLVGP'><div id='sRLVGP'></div></td></acronym><address id='sRLVGP'><big id='sRLVGP'><big id='sRLVGP'></big><legend id='sRLVGP'></legend></big></address>

              <i id='sRLVGP'><div id='sRLVGP'><ins id='sRLVGP'></ins></div></i>
              <i id='sRLVGP'></i>
            1. <dl id='sRLVGP'></dl>
              1. <blockquote id='sRLVGP'><q id='sRLVGP'><noscript id='sRLVGP'></noscript><dt id='sRLVG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RLVGP'><i id='sRLVGP'></i>
                ?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之聲

                媒體之聲

                “敦煌女兒”樊錦詩

                信息來源:齊魯晚報作者:
                發表時間:2018-01-14
                字號:/

                    近日,敦煌研究院宣布啟動“數字絲路”計劃,將推動敦煌成為全球性的中國傳統文化IP。同時,從“2017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傳來消息,敦煌研究院“幹旱環境下土遺址保護關鍵技術研發與應用”項目,榮獲2017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 

                  不論是數字絲路,還是幹旱環境下的遺址保護,都與敦煌研究院唯一的女院長樊錦詩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樊錦詩,出生在繁華大城市的江南女子,北大的高才生,25歲千裏迢迢來到了漫天黃沙的大漠深處,從此與敦煌莫高窟“廝守”長達半個多世紀。 

                  1962年,北京大學考古系學生樊錦詩第一次來大漠之邊的敦煌莫高窟實習。“看一個窟就說好啊,再看一個還是好啊。說不出來到底有多大的價值,但就是震撼,激動。”那是一種怎樣的大美啊,滿壁風動,天衣飛揚,身姿柔美的飛天就這樣活靈活現地展現在眼前。還有洞窟裏莊嚴肅穆的佛像,雄渾博大,無不彰顯著古代高超的技藝水平。哎呀,好像進入了一個藝術的宮殿,好像進入了一個童話世界! 

                  實習結束,樊錦詩回到北京,敦煌的壯美與雄偉讓她念念不忘。所以當得知敦煌研究院院長邀請她去工作時,她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敦煌的美有目共睹,但在那裏的生活也是實打實的苦。那時,炕是土的,桌子也是土的,坐的凳子全是土的。房頂是紙糊的,半夜會有老鼠掉在炕上。出生書香門第,父母親都是高級知識分子,家境優越的樊錦詩何曾遇到這樣的窘境,曾經她還賭氣:再也不想回來了。可當她站在蒼涼的戈壁灘上,站在那高聳的莫高窟九層樓前,那美麗瞬時躍然而出,她猶豫了。敦煌的美,她割舍不下。 

                  一年後,被分配到武漢大學的戀人彭金章來到大西北看望他心愛的姑娘。這個昔日嬌俏的少女在日日漫天黃沙中已變得堅韌。 

                  1967年,他們結婚了。婚後丈夫繼續在武漢大學籌建考古專業,而她舍不得放棄自己在敦煌的研究,於是,兩個人兩地分居生活。每次見面都是匆匆忙忙,即使已經有了兩個孩子。身為母親,卻不能將孩子留在身邊。最初和丈夫談好在敦煌待上幾年就去武漢工作,可真有這樣的機會了,她卻舍不得離開了。她已經跟敦煌融為一體了,習慣了那裏的安靜與淳樸,習慣了那裏的深邃與自然,熱愛早已紮根在這片黃沙裏。 

                  她寫信給丈夫傾訴自己的意願,沒想到丈夫只回了一句:看來我得過去跟你膩在敦煌了。年近50歲的彭金章與樊錦詩終於在敦煌漫地的黃沙和美麗的洞窟前團聚了。 

                  到敦煌以後,有人開玩笑說:老彭,人家都是女隨男,你倒過來了,還是手下。彭金章樂了:我是憑我的本事做學問,有什麽不好的?有人說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對於樊錦詩而言,她能夠無憂地沈浸在自己喜歡的事業何嘗不是丈夫一直在背後默默付出。 

                  可團聚的喜悅很快被另一種憂慮沖淡了。 

                  1998年,她剛當上研究院院長,有關部門打算將敦煌莫高窟與一家旅遊公司捆綁上市。樊錦詩心急如焚,態度堅決:莫高窟是國家的財產,人類的財產,不能拿去做買賣。人微言輕的她到處奔走,給人講解敦煌石窟脆弱的現狀,反復強調保護的重要性,最終一場敦煌莫高窟上市風波終於平息了。莫高窟保存了下來,可情況實在不容樂觀。 

                  隨著聲名鵲起,遊客蜂擁而至,每一個遊客的到來都會影響洞窟內溫度、濕度、空氣的變化,而這會加速壁畫的退色,鹽化。想到驚艷千年的藝術瑰寶可能就此毀於一旦,樊錦詩坐立難安。 

                  2003年,莫高窟在國內首創了“旅遊預約制”,入洞人數得到控制,很多人都不理解,說樊錦詩有錢不賺,特傻。可樊錦詩硬是橫下了一條心:我看世界上的事情很多都是傻人做的,沒有點傻的精神,是做不成事情的。 

                  限制人數只能治標不治本,既想讓更多的人欣賞敦煌的美麗與震撼,又能夠保護傳承不易的瑰寶,樊錦詩想到了利用現代技術。十年,無數個日夜的堅持與打磨,一部全世界絕無僅有的高清球幕電影《夢幻佛宮》出爐了,電影放置在洞外,卻一樣可以讓所有人感受莫高窟洞內的千年驚變之美。 

                  反響初見成效,關於敦煌的數字化進程也加快了。2016年4月,網站“數字敦煌”上線。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在電腦的方寸之間欣賞30個經典洞窟,4430㎡的壁畫。網站摒棄了平板無趣體驗,全景漫遊使每一個遊客如身臨其境,形態各異的雕像,繁復神秘的線條都給人無言的震撼。更重要的是,即使這些歷經滄桑的瑰寶在歷史的洗禮中流逝,圖像能永遠留存它們曾經的輝煌。 

                  樊錦詩曾在自己的新書寫下:我們沒有權利將留給子孫後代的文化遺產毀在我們這代人手中。 

                  為了讓這份美麗完好地傳承下去,從青絲到白發,她一直在奮戰。 

                  去年7月29日,彭金章離世了。在他去世的前一晚,首屆飛天搖滾音樂節正在敦煌舉辦,那一晚,絢爛的煙火照亮了整個沙漠,那似乎是對他一生成果的肯定,也似乎是在預示著這場告別。 

                  如今,80歲高齡的樊錦詩已卸任敦煌研究院院長,現為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本是頤養天年的年紀,她卻依舊操心不已。有記者來采訪,她總是擺擺手:“我的故事很簡單,不要寫我,多寫敦煌。” (宗禾) 

                國務院933彩票

                主任:王仲偉
                副主任:王衛民趙冰張彥通

                中央文史研究館

                館長:袁行霈 館長致辭
                副館長:馮遠

                參事 館員 特約研究員

                所屬單位

                ?